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馨家园的博客

通往心灵的温馨家园

 
 
 

日志

 
 

托尔斯泰:四种摆脱困境的方式(转载)  

2017-06-17 21:10:36|  分类: 佳作推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尔斯泰:四种摆脱困境的方式(转载)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或无知,

   或享乐,

   或毁掉,

   或苟延残喘,

   人类就用这四种方法来摆脱生命束缚。

   由于在知识中找不到解释,我开始在生活中探索,寄希望于我身边的人群。我开始观察像我这样的人,琢磨他们在我身边如何生活,如何处理这个把我带入万劫不复的问题。

   这就是在和我有着相同教育背景以及生活方式的人身上找到的解释。我发现,要想摆脱我们目前所处的可怕困境,有四种方法适用于我们这一类人。

   第一种解决方法就是无知。这种无知表现在对于生命中的荒谬和罪恶一无所知。这类人大部分是妇女,或者非常年轻的人,或者非常愚蠢的人,他们还不理解叔本华、所罗门、佛所遇到的那类有关生命的问题。他们既看不到垂涎自己很久的巨龙,也看不到啃食他们赖以生存的树枝的老鼠,只是自顾自地吮吸那点蜂蜜。当然这样的享受只是一时的,一旦他们发现了巨龙和老鼠,这些甜蜜也就不复存在了。我从这些人身上没有什么好学的,那些东西既然已经知道了,就装不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第二种解决方法就是享乐。这种享乐也就是,已经了解生命的绝望和困境之后,毅然决然地享受现在的幸福,既不理会前方的巨龙,也不看身边的老鼠,心安理得地用最舒服的方式舔食蜂蜜。树枝上蜂蜜越多,他越是吃得忘乎所以。所罗门这样描述这种方法:

  “我就称赞快乐,原来人在日光之下,莫强如吃喝快乐,因为他在日光之下,神赐他一生的年日,要从劳碌中常享受其所得。”

  “你只管去欢欢喜喜吃你的饭,心中快乐喝你的酒……同你所爱的妻快乐度日,因为那是你生前,在日光之下劳碌的事上所得的份。凡你当做的事,要尽力去做,因为在你所必去的阴间,没有工作,没有谋算,没有知识,也没有智慧。”

   我们这类人中绝大部分采纳了第二种方法。他们所处的条件使他们的利益多于困苦,而道德上的麻木使他们有可能忘记他们的有利地位是偶然的。不可能所有人都像所罗门一样有一千个妻子和一座宫殿。一个人有一千个妻子,就会有一千个人没有妻子;一个人有一座宫殿,就会有一千个汗流浃背建造它的人。今天我偶然地成为所罗门,明天也能偶然地成为所罗门的奴隶。这些人想象力愚钝,他们可能会忘记是什么原因让佛不得安生——是不可避免的疾病、衰老、死亡,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将这些欢乐毁为灰烬。

   我们这一代人,或是和我们生活方式相同的人中,大部分人都这样想。这些人中的部分人断言,他们思维和想象力的愚钝是一种哲学,并自称为积极哲学。但在我看来,即便这样,也不能把他们从看不到问题、只舔食蜂蜜的那类人中分离出来。并且我也不能去模仿这些人,因为我没有他们那样愚钝的想象力,也不能人为地在自己身上生出这种愚钝来。当我看到巨龙和老鼠时,就像任何一个活人一样,我不能把目光从它们身上移开。

   第三种方法就是借助力量和能量。这种方法就是明白了生命的罪恶和荒谬之后,毁掉生命。少数意志坚定的人是这样做的。当他们清楚地意识到生命是拿他们开的一个愚蠢的玩笑时,明白死者比生者更幸福时,领悟到最好一切都不存在时,他们就会立刻结束这个愚蠢的玩笑。结束的方法很多:上吊、投河、用刀刺进心脏、卧轨。现在我们这类人中采用这些手段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大部分处在精力最为充沛的青壮年,还没有养成那些摧毁理智的坏习惯。我觉得这是最值得采用的方法,我也希望这样做。

   第四种方法就是懦弱。这种懦弱在于,即便意识到生的罪恶和荒谬,知道未来什么也不会得到,仍然继续苟活。这类人知道死比生好,但却没有能力尽快去结束这场欺骗,结束自己的残生,而且似乎还在期待些什么。这是一种懦弱的方法,因为我既然知道这是最好的方法,并且这种方法又触手可及,为什么不付诸行动呢?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们这类人就是用这四种方法来摆脱可怕的矛盾。无论我怎样想,绞尽脑汁,除了这四种方法,其他的方法还没有发现。

   一种方法是:没有意识到生命的毫无意义、空洞和罪恶,没有意识到死了更好。我不能不了解这一点,既然让我知道了,那我就不能对其视而不见了。

   第二种方法:按照现有状况去过活,不去考虑未来,但是我做不到。当我知道衰老、死亡、痛苦后,就像释迦牟尼一样不能去狩猎了。我的想象力非常丰富。除此之外,我不再对短暂的偶然性感到高兴,即便是这些偶然能够给我带来瞬间的满足。

   第三种方法:知道生命的罪恶和荒谬之后,停止生活并自杀。我明白这些,但是到底我还没有自杀。

   第四种方法:像所罗门和叔本华一样生活。即便是知道生命就是拿我开的一个愚蠢的玩笑,却依然活着,像往常一样洗脸漱口、穿衣吃饭、侃侃而谈,甚至还写作出书。这些令我感到厌恶和痛苦,但是我依然处于这种状态。

   如今我看来,如果我没有自杀成功,究其原因,就是我隐约意识到了自己思想的错误。我的思路和那些引导我们承认生命是荒谬的智者思路,在我看来无论多么令人信服和不容置疑,对于我论断的出发点的准确性来说,我对其还是有一种模糊的质疑。

   事情是这样的:我和我的理智认为生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没有什么比理智更高(没有,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有),那么对我来说理智就是生命的创造者。如果没有理智,对于我来说就没有生命。理智本身就是生命的创造者,它又怎么去否定生命呢?或者,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生命,也就没有我的理智,最后理智成了生命的产物。生命就是全部,理智是生命的结果,可是这种理智正在否定生命本身。我觉得这里隐藏着一些问题。

   我对自己说:生命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罪恶,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我曾经活过,并且现在还活着,整个人类过去和现在依旧生活着,为什么会这样?当人类可以不用存在的时候,为什么人类还活着?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和叔本华一样聪明,参透了生命就是毫无意义和罪恶?

   关于生命是虚空的学说并不复杂,很早以前就被一些最平凡的人提出来了,而这类人过去有,现在仍然有,难道他们活着就从来没有想过去怀疑生命的合理性吗?圣人的智慧肯定了我的知识,这些知识给我展示了世界上的一切——有机的和无机的,所有这些都被巧妙安排了,只有我的处境非常可笑。这些傻瓜——一大部分平凡人,对世界上有关有机物和无机物的构成一无所知,可是他们生活着,而且觉得,他们的生活安排得非常合理。

   此时我的脑海里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会不会有些东西我还是不懂呢?无知就是这样表现的。无知者总是发表这样的言论。当他们不了解某一领域时,他就会说他不了解的那些是荒谬的。而实际情况是这样,整个人类过去存在,现在也存在,仿佛是了解自己生命意义的,因为如果不了解生命的意义,人类就不能够生存。而我要说,整个这种生命都是毫无意义的,我没法活了。

  “任何人都不会妨碍我和叔本华一起来否定生命,但自杀的话——一切就都结束了。你不喜欢生命,那就自杀咯!你活着,却又不知道生命的真谛,那就结束生命吧,别虚度光阴,又一边絮叨着你自己参悟不透生命。当你有一群良伴,他们所有人都知足,并且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唯你感到无聊甚至是厌恶时,那么请你离开!”

   那么事实上我们这种既坚信必须自杀又下不了决心的人,究竟算是什么人?难道不是极其懦弱、始乱终弃的人吗?直白地说,我们就是一群蠢货,还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

   无论我们的智慧是怎样地无懈可击,都不能给予我们生命的意义。整个人类,成千上万的人仍在忙于生计,却不曾怀疑过生命的意义。

   实际上,早在很久以前,从有我所知的生命之时起,人们就生活着,并且了解生命空虚的论断,这些论断在我面前展示了生命毫无意义的一面,但是人们仍旧活着,并且赋予了生活某种意义。

   从人们开始某种生活时起,他们已经知道了生活的这种意义,他们这样生活,并且把这种活法传给了我。我身上和我周围的一切,不论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都是他们的知识成果。那些我用来讨论和谴责生活的思想武器都不是我制造的,而是他们制造的。多亏他们,我才得以出生、受教育、长大。他们挖出了铁矿,教会人们伐木,驯服牛、马,教会人们播种以及如何群居,制定了生活的秩序。他们教会我思考和交流,而我就是他们生产出来的产品。他们养育我、培养我、教导我,我用他们的思维和语言来思考问题。最后我向他们证明,他们毫无意义。“这里有些不对劲儿。”我对自己说,“我好像哪里错了。”但是究竟错在哪了,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摘自《忏悔录》)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