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馨家园的博客

通往心灵的温馨家园

 
 
 

日志

 
 

关掉朋友圈,我们的病就能好吗?(作者:邓娟 )  

2016-08-16 20:01:47|  分类: 舆情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早就对朋友圈表达过很多不满,其中的一些包括:ps后的照片很假,点赞很轻率,从早到晚分享自己的生活显得太过分。在这些事情上,我们每个人都算得上是朋友圈的病人。

    因为担心被社交工具绑架,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开始关闭朋友圈,甚至删除微信。但是,未被明确讨论的问题是:关掉朋友圈,我们的病就能好吗?

    通过段子表达幽默,发表评论表现犀利,用ps的照片展现生活的美好。这些并没有问题,每个人都强烈渴望获得他人的认可。问题在于,我们得知道,朋友圈里的生活都是被剪裁过的生活。它未必是假的,但它只是局部的真相。

    今天推荐的文章来自媒体人眼中的“话题发源地”《新周刊》杂志(它的微信号是:new-weekly)。文章的作者对“病态朋友圈”提出了严厉的指控。而这种指控是一种必要的提醒。就像那些讲述未来时代人类会被机器人取代的科幻电影,导演的意图并不是告诉我们放弃科技,而是警示我们小心它。

    小心你的朋友圈。你是否在朋友圈过于夸张的表演了自己?就算没有朋友圈,你对人际关系的焦虑就会减轻吗?这篇文章会促使你好好想想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提醒是:朋友圈是我们表演的“前台”。但越多地倚靠它,属于你自己的“后台”时间就越少。






关掉朋友圈,我们的病就能好吗?(作者:邓娟 )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微信只是工具意义的革新,基于熟人社会的朋友圈,一方面无法摆脱中国式社交关系的弊病和圈子文化的壁垒;另一方面,比现实交往更随意和不负责任的网络生态,使得种种乱象在这个微缩平台上放大,演化为焦虑、混乱的精神病场。

    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生活的年代还没有Twitter、Facebook、Instagram以及微博、微信,但他却先知般地洞见了一切社交网络中的人格。

    聪明的戈夫曼理应是个受欢迎的人,但是聪明且犀利的人容易没朋友。人至察则无徒,北美人戈夫曼一定不曾领会这句古老的中国式生存哲学,至于“人艰不拆”这样的网络时代社交准则,只活到1982年的他自然更没机会领教。

    哪怕在社会学研究领域的地位堪称泰斗,戈夫曼仍被人讽刺为“小说家”。他的“拟剧理论”呈现了人际交往的虚伪又现实之处,打击面之广、杀伤力之强,让人难以接受。

    戈夫曼认为,日常生活就像剧场,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只要站到前台,就会戴上假面具,有意识地通过各种符号美化自己,进行合乎他人期待的表演;与前台对应的后台是观众看不到的地方,只有在这里演员才能卸妆,或者表演些前台不适宜展现的戏码。演员们还需要给彼此反馈,以融入共同的社交场景,有时他们组成剧班,相互配戏;有时又互为观众,进行互动——演员和观众,是一场完美表演的必备要素。

   “拟剧理论”从1959年提出就招致批评,承认它在现实生活中的存在必然戳伤无数玻璃心。不过,隔了半个世纪后再看,戈夫曼简直为网络社交的种种病态提供了绝佳的注脚。

    病况最严重的无疑是微信。朋友圈就是那个天然的“剧场”,文字、图片、表情、点赞皆为符号,圈里人分饰演员和观众,可是因为演技过于浮夸、角色陷入癫狂,这个剧场日渐成了失控的精神病场。

   “熟人社会”延伸的线上朋友圈,无法改变传统社会的差序格局。

    如果把微信朋友圈拉到被告席上,设想“庭审”现场,ta大概也会以“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旁征博引、雄辩滔滔。人家快播说了,工具无罪——此论点的版权其实还不属于王欣,而是1980年代的里根和他加入的“美国步枪协会”。

    再者,就算工具有错,浮夸、虚假、导向错误等问题也存在于其他社交媒体,你们为什么不批评Twitter、Facebook、Instagram和微博,光批判“病态朋友圈”?

    有病的当然不只是微信朋友圈,溯本追源,病根在于圈子背后的中国式社交关系。同为本土化社交工具的微博和微信,最大区别在于微博偏向“陌生人社会”,而微信是把线下关系向线上移植的“熟人社会”或“半熟人社会”,所以中国圈子文化的弊病林林总总都在朋友圈浮现。

    关于中国式关系,美国记者布德瑞写过一本 Guanxi:The Art of Relationships,以微软在华研究院的故事为主线,剖析在中国做公关的潜规则。布德瑞认为,要在中国获得社会资源,“关系”的作用至关重要,而要获得关系需要混圈子。但中国式关系之复杂和微妙,让布德瑞难以用纯粹的 relationships 去表示,而是大有深意地使用了中文音译的“guanxi”。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有更精准的论述:“以‘己’为中心,像石子一般投入水中,和别人所联系形成的社会关系,不像团体中分子一般大家立在一个平面上,而是像水的波纹一般,一圈圈推出去,愈推愈远,也愈推愈薄。”费孝通认为,在中国圈子文化中,亲疏远近以及经济水平、社会地位、知识水准,都可以导致“差序格局”。

    基于“熟人社会”的朋友圈,并没有也不可能改变线下圈子那根深蒂固的壁垒和等级。长辈、领导、同学、同事的角色,依然制约着个体在朋友圈的言行。于是发表状态就变得不是真正自由了,提供沟通便利的朋友圈有时反带来误解。

    2014年4月,北京海淀区法院审理了一则朋友圈引发的离职纠纷。李女士因为家事困扰,写了一段“扪心自问,自认坚强,不知还能坚持多久,泪流满面,无愧良心和天地,此时窗外雷声不断,老天为我在流泪,人在做,天在看”发在朋友圈,老板看到后愤而评论:“如果一份工作让人如此悲伤,不做也罢”、“你把我置于何地,周扒皮?刽子手?这是公众平台,请所有员工自律!”虽然李女士立即解释了双方语境不对等,但还是被动离职。

    朋友圈甚至比线下圈子更庞杂。出于社交工具的特性,微信“好友关系”的建立更为随意,碍于各种考虑,我们不得不把原本敬而远之的领导、远房亲戚、一面之缘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八百年不联系的同学,乃至钟点工阿姨、送外卖大叔、早高峰的地推军小哥,通通放进朋友圈。

    平台具备、演员到齐。这下,你的朋友圈剧场精彩了。

    朋友圈里只有你过得不好?那可能是因为别人都在演戏。

    原来惹不起躲得起的同学会,都围堵朋友圈了。

    原本下班后可以抛开的办公室政治,都蔓延朋友圈了。

    这里有中医特色的养生,想象力一点不输《女医·明妃传》;有高贵冷艳的代购,比房产中介还无孔不入,比完美、安利更擅长营销。三观大战朋友圈,鸡汤与狗血齐飞,假新闻和伪科学PK。

    以上其实也还好,只要你头脑够清醒、意志够坚定,不受坑蒙拐骗,大可冷笑置之。可让人意难平、最考验人性的,是被各种晒幸福刺激出来的负能量,那种屏蔽、拉黑之后仍然挥之不去的精神困扰、心态失衡。

    有一种剧毒叫“朋友圈里,每个人都过得比我好”。

    你失恋,ta晒花;你加班,ta度假;你蜗居家中蓬头垢面,ta游走派对衣饰光鲜;你存够钱来海南挨宰,ta一骑绝尘去了马代。没完没了的对比,衬得你外貌平平、感情乏味、思想肤浅、内心阴暗,人生的辛酸仿佛全集中在刷朋友圈的一刻,心情凄凉有如天窗朝北的阁楼,而嫉妒更是一只不断结网的蜘蛛。你一己之力,如何对抗整个朋友圈的浮夸?

    冷门喜剧《波特兰迪亚》有一个片段,男主角带着新欢去意大利度假,虽然在酒店睡过了整个无聊的周末,但他们还是发布了许多秀恩爱的照片,收到来自朋友的恭喜。于是片中有了这个对话——“网上的所有人,他们过得并没有你觉得的那么爽。”“我想,人们只不过是把悲伤都裁剪掉了。”

    被裁剪后的生活,难免成了局部的真相。但在社交网络上,我们判断别人过得好的依据不过是通过ta提供的信息——即便有记录的成分,发布之前必然经过挑选,这种记录也就参杂表演性质。

    中国人爱面子的程度恐怕举世皆知。戈夫曼对人际交往四类表演模式的剖析,在我们的朋友圈里到处可以找到案例:理想化表演,譬如晒花、晒书、晒美食,晒经过包装的生活方式,塑造想成为的自己,在点赞和评论中获得满足;误解性表演,譬如富人哭穷、穷人摆阔、大智若愚、假装高冷;神秘化表演,譬如发文留悬念,发图马赛克,欲拒还迎,犹抱琵琶半遮面;补救性表演,譬如自称各种狗、“人丑就该多读书”,看似自我矮化,实则求表扬、求抚摸。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技不如人,难免失意。

    根据戈夫曼的理论,表演也存在被拆穿的风险,比如当观众闯进后台。然而在朋友圈,除了少数“装逼失败”事件,许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总是别人的前台,被嫉妒和自卑冲昏头脑,失去了辨别和思考的独立。

    不必对技术因噎废食,但永远不要放弃对被圈养和绑架的警惕。

    20年前,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勾勒过一种“并行表达”的沟通场景:一群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唯一不会说法语的那个人显得很孤独,虽然所有的主、客体都处于同一时空,但他倘若想要接收其他人的信息,需要另外一种解码和编码的能力。

    如今,互联网解决了编码、解码,虚拟空间的互动,代替了过去手势、眼神、会话等的面对面交流。所有社交媒体的初衷都是为促进沟通、消减孤独。“它是个快乐的地方,一个可以找乐子,提供消遣,一个和朋友聊天,让你感到愉快,受人认同的地方。”瑞士伯尔尼大学研究信息系统的汉娜·克拉斯诺娃说。Facebook起初让人们从交流中获得积极、快乐,但后来却出现了被称为“脸书抑郁”的社交综合症。

    密歇根大学社会心理学家伊桑·克劳斯2013年的一项调查发现,人们汇报自己在某一时刻上Facebook越多,从这一时段他们的情绪就恶化得越多。

    连续4年里,缅因州科尔比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索托对1.6万余人使用社交网络的幸福感进行追踪调查,结果显示,最初“外向、和蔼可亲、正直的人幸福感增强”,但当幸福指数升高以后,受调查者反而会开始变得内向。

    交友过热,反而孤独。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越刷朋友圈真正的朋友反而越少。

    廉价的点赞、虚伪的感动、没脸没皮的哗众取宠、不经思考的愤怒,异化的朋友圈带跑了生活,表演性质的“前台”无限扩大,属于自己的“后台”时间越来越少,人们仿佛成了被圈养其中、被牵着走的动物。

    我们都是朋友圈的病人,但,有些病也不是关闭朋友圈就能痊愈的。

    在中国式社交关系格局里,无论什么圈,都不要忘记对被绑架、被圈养、被同化、被规训的警惕。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