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馨家园的博客

通往心灵的温馨家园

 
 
 

日志

 
 

于龙:语文乱象与理论的贫困(转载)  

2016-05-08 21:08:33|  分类: 畅销书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龙:语文乱象与理论的贫困(转载)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就语文教育而言,实践操作的乱象己为大家所共见且多有垢病,对此笔者不再详述;理论研究的乱象倒是尚未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因此,笔者愿意就此谈一谈个人的看法。

  一般来说,任何研究,无论量的、质的,思辨的、科学的,都得有一种“基本的、适当的逻辑判断”,也就是思想、思路要严谨,要遵守学术规范且经过充分论证。否则,仅凭未经论证的理论前设,即假想一个理论论据,或者假想一个可资批判的敌人来草率做出判断,这种“臆想性判断”算不得研究,有时甚至还不如没有打着“研究的旗帜”的“主张、意见、感想”等类似于“表态”的行为。因为后者相对诚实,而前者迷惑性较大。事实上,对于后者,我们只需知道他不过是在表态——表明自己对某一问题或做法的态度,至于我们同意与否,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如果表态者忘乎所以,竟至以自己所表之态为真理,并进而强迫他人接受、贯彻、执行,这就是“霸权行为”了,“霸权行为”的危害之一就是将无所谓是非的问题统统简化为“是非之争”,并视一己之“主观臆测”为“科学公断”,从而遮蔽了问题的复杂性。当然,这种霸权行为有时会畅行无阻,因为它背后往往隐藏着行政或权威势力。对于后者,则需要相当的鉴别力才不致被它迷惑和困扰,因此,我们尤需警惕。笔者以为,质疑这种“伪学术”的基本策略可能是:前提是否为真,事实是否如其所说,观点和材料之间是否有真实的关联,等等。

  学者邓正来指出,学术研究“从问题的提出到结论的达致,应该是一个严密的论证过程。无论其论点多么新颖、结论多么宏大,这些论点或结论的意义最终都要取决于它的论证是否能够成立”,如果仅只“问题……诱人、结论激人而论证乏力”,那么这种研究是值得警惕的。研究,总不能仅凭知觉、习惯和常识,它要对习以为常的东西、观念做出检验、论证,然后给出判断。总之,我们更需要经由研究、论证做出的判断,而不是不加辨析的自然判断,因为自然判断往往有某种“简单化”的倾向。带有这种简单化倾向的“伪学术”表现在语文教育研究中则有: (1)虚构出一个“传统”、“旧教育”、“不合理现状”甚至“落后的中国”作为靶子和敌人,通过对虚构者的批判达成自己的观点;(2)热衷于“革命”、“解构”和“重构”,仿佛凡是既存的都是不合理的;(3)热衷于“话语更新”,并在这种更新的进程中掌握了某种“知识权力”,却很少顾及这些话语的真实内涵及其适用限度;(4)对一些主流话语毫无警惕的接受、使用、推广,或者在论争中操纵简单的是非判断;(5)以为“认识某种事理”和“做成一件事情”是一回事,所谓研究应该既能丰富人们的理论知识,又能解决实践问题;(6)热衷于“模式构造”,以为构想出一套模式就可以不顾事实差异而普遍推广;(7)削“实践之足”(具体的、差异的)以适“理论之靴”(通用的、恒定的),即忽视事实与问题的情境性、具体性和差异性,随意赋予它们以普遍意义,或通过普遍意义的寻求来构造一种普遍适用的“通则”;(8)以政治或权势的逻辑取消事理的逻辑,生产一些虚假的知识和话语并使其“通则化”,借以推行某种主张……

  上述种种“伪学术”的存在,使得语文课程与教学各层面充斥着一些未经审议、论证的意见、态度和主张,使得语文课程与教学的研究与实践受制于那些未必值得探究的问题,一而再再而三的堕入那些问题所埋伏的陷阱里而难以自拔,最终大大影响了语文教育研究本身的科学品质,也大大牵制了语文课程与教学实践。说得严重点,就是因为未经充分论证,因此,有些人说了一些“大话”(如建构主义、后现代、多元解读,乃至人文等等一哄而上的态势,其表现特征是“宏大叙述”以及对西方话语的简单移植)、“空话”(描述一种想当然的理想状态,可不切实际,难于操作;我们以为,但凡描述一种“应然状态”,总要切近实际的描述,不能是“乌托邦”式的描述)、“假话”(与实际的情况脱离,没人相信——正是因为“基本没人相信,但都习以为常”,所以才更可怕。时至今日,小学语文课堂上,小学生回答问题时,还众口一词的用“三座大山”来解释问题,这多少有些可怜,至少这种回答不一定是小学生自己的真实感受;这样的假话在课堂教学和理论研究里也有)、“错话”(未经充分论证,经不起推敲,不够严谨的话)、“废话”(说了等于没说,既不能增进我们的知识——比如提供更为确切的、有说服力的或新鲜的史料、数据等,也不能有助于我们的认识——比如提出一些有意义的问题、理论构想或解释框架,更无助于实际情况的改善——比如对教学实践或教学研究有实际的启发或指导。或者它有些道理,但只是一些常识性的道理,是重复性的、陈陈相因的话——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语文教育研究中的“话语控制”状况,离开了惯常的话语,我们难以表达自己的课程理解。这些话语如工具、人文、语言、言语、思想、汉语、文学等等)和“胡话”(头脑发昏、忘乎所以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