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馨家园的博客

通往心灵的温馨家园

 
 
 

日志

 
 

彭宇认错了,判决也对不了(转载)  

2015-10-02 21:30:22|  分类: 社会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宇认错了,判决也对不了(转载)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这两天,自媒体又起波澜,因为有一个真相终于大白,抑或是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彭宇认错了,承认撞人了。


   (一)

    先说点题外话。先是有人,像是被人狠戳了脊梁骨后犀利地发现了替死鬼,跳出来嚷嚷:“这些年来拥有舆论绝对话语权的那些媒记们,为何对炒作彭宇案如此卖力?那些一而再再而三公开提到彭宇案的公知名人们,他们又为何如此卖力?”总之,一个字:“这些年你们居心何在!”

    的确,个别媒体干过以讹传讹的缺德事,但在彭宇案前后,大多数媒体和公知是你来我往凑个热闹、说个闲话,主要起了扩音器的作用,至少没有扭曲事实。这本是媒体和公知进行社会监督的途径,此时若有人问责:“他们如此卖力炒作和宣传到底居心何在?”可能的回答只有一个:敬业吧,他们的职责就包括让坏事传千里。

    所以,在这件事上,还是先略过拿媒体和公知泄愤的环节吧,再怎样也轮不到他们来背黑锅。


   (二)

    然后有人长舒一口气:彭宇认错了,当年的判决该对了吧,“邪恶判决”的帽子该摘掉了吧。

    错!无论真相如何,彭宇案的判决依然被死死地钉在邪恶判决的耻辱柱上。诚然,查明真相,是保障司法公正的最重要前提。但判决的对错,与判决是否契合真相没有必然联系。

    首先,在客观方面,真相无法成为评价判决对错的现实标准。对于局外人而言,真相永远是个谜团。作为局外人的法官,其查明真相只能依靠证据,证据就像一面镜子,法官只能透过这面镜子来看折射出的事实。但在司法实践中,由于证据残缺不全或者相互矛盾等原因,在大多数时候,真相都将永远地被尘封在历史的黑箱中,所以,判决与真相是否一致,除了当事人,谁都无从知晓。因此,评价判决对错的现实标准只能退而求其次,严格地把控判决的生成过程。即,检视法官是否基于现有证据,运用其经验与常识,作出了遵循其内心道德与良知的判断。这就是代表现代法治文明的自由证明制度。所以,如果法官通过自由证明作出了判决,但由于真凶再现等罕见原因使得真相大白于天下,那么即使判决与真相相悖,社会也绝不可责备法官,而法官既已尽职尽责,亦不必向谁致歉。相反,如果法官并未坚持自由证明理念,纵使其判决意外地与真相一致,这也不是一份对的判决、好的判决。这是现代法治文明选择自由证明制度的必要代价和现实无奈。

    其次,在主观方面,追求真相,并非评价司法公正的唯一标准,还需兼顾社会和谐。例如,通过刑讯取得的口供,纵使其对查明真相至关重要,但基于人权保障的考虑,也应坚决排除;再例如,即使通过询问犯罪嫌疑人的至亲可以轻易获取真相,但基于亲情保护的考虑,也不宜让他们出庭证实犯罪嫌疑人有罪。司法程序正当性,是评判社会正义的重要维度,是维续社会和谐的必要手段。所以在类似情况下,司法人员必须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真相就这样远去。

    总之,真相固然是评价判决对错的最佳人选,但由于真相常常缺席,现代司法只能屈服于现实,无奈地选择自由证明制度,而一旦真相突然冒了出来,司法也不能卸磨杀驴,否定先前的标准和在此标准下作出的判决;也由于在文明社会中,真相有时必须让位于其他价值目标,如此才能维续一个社会的和谐。所以,前者从追求准确的价值目标出发,后者从追求和谐的价值目标出发,都形成一个共同的结论:判决的对错与其是否契合真相并不必然相关。

    所以,就算彭宇案判决最终与真相契合,也不能就此赞赏这一判决。与之相反,虽然很多法律人自始至终地相信辛普森确实杀害了他的妻子,但他们同样由衷赞美那是一场伟大的判决。


   (三)

    为什么彭宇案判决是邪恶的?

    彭宇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彭宇是否撞了徐某某,而法官在认定事实时将彭宇的施救行为作为推断其过错的证据使用:“如果被告是见义勇为做好事,更符合实际的做法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仅仅是好心相扶;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原告的家人到达后,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实经过并让原告的家人将原告送往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被告未作此等选择,其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暂且不论从追求真相出发,彭宇的施救行为是否可用来证明其撞人行为,单从保障社会和谐来看,彭宇的施救行为就应被排除在证据之外。按照判决书的推论,彭宇的施救行为无疑增加了其被问责的风险,而且还充当着证明其过错的主要证据。显然,这种证明方式更乐于恶意揣摩施救者,暴露出办案人员头脑中“世上好人少,做好事多有过错”的大前提,进而有意无意地向社会公众暗示了“施救有风险,为善需谨慎”的道德信条。该判决恶狠狠地向人们甩出一记耳光,从此,人们不得不深刻地铭记一个信条:善行,可以被用来问责!

    所以,就算在无比迫切地需要证据来证明行为人有过错的时候,也不能对其事后施救行为产生一丝一毫的邪念。否则,将会发生比“有罪推定”更坏的后果:一方面可能冤枉好人,另一方面不利于被害人得到及时的救助,无论这救助是来自侵权者,还是来自好心人。对于整个社会而言,以上两方面的重要性都远远超过惩治一个坏人!

    这一点,美国便通过立法来确立了系列的证据规则:美国《联邦证据规则》407至411规定,不能以侵害事件后的补救行为(诸如支付或承诺支付医药费等)、和解或者提议和解等行为,来证明施救者、参与和解者对侵害行为负有责任。即,在证明侵害责任时,施救、和解或提议和解等行为是被排除在证据之外的。这些证据规则旨在鼓励社会公众(包括侵害行为实施者)第一时间做出对社会有益的补救行为,及时化解矛盾冲突维续社会和谐,故被称为“善人规则”。


   (四)

    话说回来,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多少是有些委屈的。

    首先,该院法官在拟定判决书时断然无意于对社会公共道德造成如此大的伤害。而且可以肯定,在彭宇案之前肯定也有不少类似判例,即使在彭宇案之后,不少地方也还是出现了彭宇案翻版。可偏偏是南京的彭宇案被媒体大肆炒作,其判决被人们谴责为“当代中国见死不救、好人没好报的道德滑坡的始作俑者”,大概是运气太差了吧。不过,在众多的邪恶判例中,总有一个被历史选中,那就是南京彭宇案。

    其次,一个判决就酿就了全社会公共道德的巨大滑坡,说来多少有点玄乎,大概在该案之前中国的公共道德已处于脆弱边缘,只是,该判决一出便成导火索。但实践也证明,在社会公共道德岌岌可危的紧要关头,唯有法律能够力挽狂澜,快速有效地矫正社会畸态。所以,审理该案是一项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历史使命,只可惜,鼓楼法院疏忽大意了。

    最后,委屈归委屈,霉运归霉运,疏忽归疏忽,舆论并没有冤枉谁,在社会的监督下作出这份邪恶判决书的毕竟是你,鼓楼法院。如今,彭宇承认撞人了,虽与你当初判决一致,然并卵,错了就错了。


    (五)

    眼下,关于路遇摔倒者扶不扶的问题,CCTV等多家名媒已多次深入报道并积极引导,但其对社会公众的教化效果却不容乐观。

    该是法律出手的时候了!当下,我国民事法律法规对于法官审查证据的证据能力、证明力等均有规制,而用以维续社会和谐的“善人规则”却一片空白。“善人规则”能做什么,我们至今无法亲验,但缺席它们的教训却极其惨痛且比比皆是。这是当下中国对“善人规则”的强烈呼唤!


   (六)

    最后,做个广告。就算抛开社会和谐,纯粹从追求真相出发,该案对“彭宇施救行为”这一证据的使用也并不准确。敬请期待笨熊下一篇拙作——《彭宇案的统计概率分析》。

    最后的最后,致谢我的导师,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张保生教授,一个为中国证据法在全球法学界赢得一席之地的老头。在本文写作过程中,他提出了诸多宝贵的建议和意见。这本是一篇小文,老师的严谨周密却丝毫不减,着实令人敬佩!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