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馨家园的博客

通往心灵的温馨家园

 
 
 

日志

 
 

黄仁宇:关于修订中国近代史的刍议(转载)  

2015-09-04 21:49:40|  分类: 书韵留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仁宇:关于修订中国近代史的刍议(转载)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维持部队向心力的不是纪律与责任感

    我所标榜以宏观的眼光看中国近代史,不过是最近十年事。可是亲身体会历史之展开,已经好几十年。大凡我们这一辈艰苦流离,已经和历史所发生大规模的震荡接近。而我个人又算机缘特别好。抗战时我从军,一当下级军官就是十年。在穿草鞋、吃狗肉之余,学著和士兵一起讲粗话,领会到很多不见于书本上的知识。比如说,我们下部队之前,总以为我们军校毕业生以新时代的思想与技术,可以在行伍之中发生领导的力量。及至当了连长、排长,才觉悟到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们以前的希望可以算作一种理想。其现实则是我们要和士兵看齐,受他们的群众心理支配。维持部队的向心力不是纪律与责任感,倒是有面子和无面子的传统观念与社会价值。我在十四师的时候有一位连长,他在训话时一味用尖刻的话挖苦他的士兵,有如:“洞庭湖又没有盖子,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不跳进去淹死的好?”而偏偏他的士兵对他必恭必敬,不敢造次。可是当连长的也要表现他自己的粗线条,确是英雄好汉。例如向敌接近时不匍匐爬行,而是挺身前进。甚至我在驻印军时,还看到战车部队在敌炮射程中不放下掩盖。我当然不是提倡应当如此,而是报告事实演进确是如此。其症结则是社会的力量大,个人的影响小。中国很多的事好像全是少数人在上作主,而实际上往往是他们

    迁就于下级,即是基层的力量大。

    后来我在美国教书,又逢上了人所未有的经验。我曾在长春藤大学做过研究工作,可是自己执鞭任教的地方,总是第二流、第三流的大学。这些地方又有一种好处:他们也不管你是专家,不是专家,凡在历史系任职首先就要分担“西洋文化入门”的课程一组。这一来就逼著我对于宗教革命、文艺复兴、荷兰独立、英国内战和法国大革命等题目产生一种综合的了解。大凡教书总是这样:学生得益少,先生受益多。

    起先我还埋怨自己不争气,没有赶上上游,才开这样的杂货摊。日后才体会这是增进我宏观眼光最好的办法。凡事有正则有反,举一则反三。看到西洋历史以直线型的进展,才体会中国历史表面看来以朝代循环作主题之由来。

    看到旁人所犯的错误,也给自己一种警惕。目下美国讲学历史的重分析,而不重综合,有演绎而无归纳。这样的治史,往往对一人一时一事恣意批评,而忽视后面的组织与结构。不仅以小权大, 而且以静议动。千篇一律的埋怨指摘,而忽视了历史上长期的合理性。这也就是说只有消极性的历史,没有看透历史的积极性格。

   《史迪威文件》披露很多中国人向美国客卿暴露中国黑幕

    我还记著 1944 年年终中印公路快要打通,国军由云南打出和由缅甸打入的部队,即将在缅北一个叫做南坎的小村庄会师之前夕,我们都在新三十师司令部,这时候也来了一批中外的新闻记者,因为一切都在战时状态,吃饭时也无桌椅板凳,只是大家都蹲在地上,晚餐也只有白米饭和酸白菜。恰巧我的贴邻则是艾萨克司(Harold Issacs),当日他代表《新闻周刊》。一经打开话匣子之后,他就老实不客气的用中国话和我说:“中国老百姓好,政府里的人不好 !”我当时就怀疑,这是否可能。同时所谓好坏,好在什么地方,坏在什么地方,都无从交代。可见得这种观察,只有直觉没有逻辑。

    而日后艾萨克斯也成为了大历史家,他写的书《中国革命之悲剧》至今仍是威权之作。各位也知道史迪威将军曾和蒋委员长抬杠,被辞回美之后身故,他的日记书牍等由白修德编成《史迪威文件》出版。里面也讲到他敬慕中国人的地方。有一天史将军看到铁道上一节货车,也无机车拖拉,只好由 苦力用臂力挽。远看起来有如一只百节虫,铁道两旁只看出数十个肢体蠕蠕而行。史即在当日日记里记下,中国人的精神伟大可佩,中国人只要保持这种情神,不怕没有出头的日子。史将军的赞扬可感。但是他没有提及谁在组织动员这只大百节虫,谁又将中国之人力与资源结合起来,对日抗战,前后有八年之久。这也就是有直觉而无逻辑。

    各位有闲时,也可以再翻看《史迪威文件》。这书里讲到国民党战时腐败的情形很多,有的也证据确凿。可是要追究起来,谁供给他这些内幕,很有意思。白修德把这些人的名字都隐没去了。我一计算,一共有十五处。虽然是否恰是十五个人不得而知,但是有多数的中国人向美国客卿献策,暴露中国的黑幕,已无可置疑。

    动员大量兵力抗战,无适当组织,背后缺乏支持它的社会架构

    按其实当日中国政府无法申辩,今日时过境迁,一切都可以坦白交代。中国要动员三百万到五百万的兵力以全国为战场,在统一的军令之下和强敌作八年生死之战,可算是洪荒之所未有。亦即从秦始皇到宣统皇帝,过去没有过这种事情。这时候政府的权力只能扩大,不能收缩。而这时又没有适当的组织,后面缺乏支持它的社会架构。(如果有的话,则不会招致日本之侵略,而且杀进堂奥了。)这当头如何是好?

    只有马虎将就,苦肉计有之,空城计有之,也谈不上合理与不合理、合法与不合法,于是长沙大火,黄河决堤,一切都来,只要能维持当前的局面继续抗战,不惜牺牲。史迪威没有查勘得明白,表扬中国精神中伟大的百节虫,并非志愿服务,大抵都由强迫拉夫拖来。如果社会组织还没有进化到某种程度,使当中的动员设计都依数目字安排,则你继续赞扬老百姓好,斥责政府里的人不好,并没有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私下给史迪威供给情报的中国人,可称之为道德高尚。他们虽在战时仍不放弃人身道德之标准,理想主义可佩。但是也可以斥之为无骨气。明知大敌当前,被敌人俘虏则只有被砍头,或抓去被作为人肉靶子,也不顾及领导人和近身同事,以挖肉医疮的办法去解决问题,他们还去媚外求荣,只望将自己置身事外,很难令人同情 。所以好与坏甚难分解,看你如何著眼而定。

    说到这里各位免不得要问:难道是非全无标准以致公道不伸?

    我要即此申明:这问题不由大历史而产生。实际上这是目前现况,写回忆录的,甚至写历史的各行所是,缺乏共通的观点。是非不明公道不伸,是一种极为危险的局面。我们提倡要放宽历史的视界,增进历史的纵深,正是要解决这当前的问题。因为这问题牵涉到我的一生:我的前半生有了从前面与下层观察事实演化的机会;我的后半生志在事后阐释此中情节。并且和西洋史、日本史比较,正是我谋生的工具,衣食之所寄托。所以我确实花了一段时间,将这整个问题作过深切的考虑。其结论则是:

    过去中国一百五十年的历史,是人类历史里一种极大规模的重新组织与重新构造,这当中很多事迹不能用平常的尺度衡量。至少我们要将它看作魏晋南北朝长期分裂扰攘的局面,进展到隋唐大一统的过程同样看待。

   (1991年11月5日讲于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原题《关于修订中国近代史的刍议》,大标题与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