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馨家园的博客

通往心灵的温馨家园

 
 
 

日志

 
 

一个好的社会,就是可以靠为穷人说话谋生的社会(作者:许锡良)  

2015-06-26 08:51:22|  分类: 社会关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好的社会,就是可以靠为穷人说话谋生的社会(作者:许锡良) - bzwenxinjiayuan - 温馨家园的博客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老先生曾经有过一个著名的论断,就是替穷人办事,替富人说话。他解释说中国社会替穷人说话的不少,但是替穷人办事的不多,相反,替富人说话的很少,但是,替富人办事的却不少。道理很简单,替穷人说话,可以赢得声誉与美誉,占据道德制高点,但是,替穷人办事却是白费劲,不会有什么实际的利益回报。相反,替富人说话,容易招致社会的责骂,说是富人的走腿子,而且替富人说话,也没有什么回报,但是,替富人办事,富人的回报却是非常丰厚的。

    茅老分析得非常到位,社会现实中确实是如此。但是,这也是基于“为富不仁,为仁不富”的中国社会才会有如此的结果。因为,中国的富人大多经不住良知与法律的追查。但是,在人家美国,围绕着法律,为富人说话没有什么忌讳,为穷人说话不仅可以,而且可以用以谋生,甚至发财。一切的标准就是法律。那些为穷人打赢官司获得丰厚的律师,就是最典型的为穷人说话获得利益的人群。公然为富人站台,为富人辩护,也是美国人的言论自由。爱迪生、福特、卡内基、洛克菲勒、比尔.盖茨、乔布斯他们的财富多吧?而且也一直为世人称道,并且获得人们的普遍尊敬。因为他们的钱财是创造发明出来的,而不是通过权力掠夺而来的。他们的财富越多,社会就越发达,公共财富就越多,穷人就越受益,每一个富人的增加,都会让许多的人得益。这样的富人为什么不可以获得人们的尊敬呢?为这样的富人说话乃至办事,又有什么好顾忌的呢。同样为穷说话与办事,也没有什么好夸耀的。只要遵守法律,按照法律去做,按照市场契约去做,其实都没有问题。无所谓为穷说话,还是为富人办事。作为市场规则,无论为什么人说话,为什么人办事,都是市场契约关系,是客户与雇主的关系。只有在阶级划分与身份等级社会,才会那么顾忌对方是什么人。在法治社会,律师就是专门为客户打官司的,无论对方是杀人嫌疑犯,还是被害一方,只要接受了对方的邀约,就与对方形成了合约关系。双方既有权利,也有相应的责任与义务。大家各尽其所,按照规则各自履行自己的责任与义务,享受相应的权力和与利益,分工合作,各尽其力,各尽其所,其实谁也不欠谁。为穷人说话也好,为富人办事也好,其实都是应本应份,既不光荣,也不可耻。大家只是按照合约做事而已。所以,在法治社会,在市场条件下,只要不违法,不违背契约关系,不破坏市场规则,其实大家都是平等的关系。雇主要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客户也要充分尊重雇主,履行自己的职责。

    据说在美国就有专门为穷人打官司,替穷人索赔的律师,然后将索赔来的钱,按照事先约定的一个百分比抽取提成。许多人以此 为谋生甚至发财的手段。虽然是为穷人服务,其实也只是一种谋生手段而已,不可耻,也不光荣,只是一份职业。

    职业规范与职业道德,其实就是社会福利所在。一个人如果抛开自己的职业,去做所谓的好事,其实既不专业,也不内行,还破坏了其他以此为谋生手段的职业人的利益。比如,一个医生在出差的时候,把列车上本应该是列车员所做的卫生工作做了,其实是侵犯了列车员的职业,破坏了他们的职业生态。如果这样做的人多了,还会让人感觉列车员这个职业是多余的。有时也会觉得是列车员在偷懒。

    一个社会职业分工,市场运作是多么重要。这是人类社会常规化的社会福利最大化的生存方式。人类一切的利益实现方式都应该通过公平、公正、自由、等价的市场交易获得方式实现。由此也可以推断,人类一切的道德也是要通过市场交易过程实现。真正的道德是建立在对市场交易规则的尊重与遵守之上的。那些遵守市场交易规则的人,就是有诚信的人,也就是有道德的人。

    思想市场是一个社会中最为根本的市场。思想市场是一切市场之母。因为人类的一切创新与一切新产品,都来源于新思想,新知识。假如思想市场不能够建立,或者得不到承认与尊重,那么,这个社会思想就不会发达,知识创新就不会源源不断涌现。所谓尊重知识与尊重人才,其实说白了就是尊重思想市场而已。没有思想市场,没有对知识产权与发明专利的尊重,靠出台几个政策,几个奖励措施,其实都是没有用的。那些人才奖励措施,不过是御用政策的一种新变种而已。袁隆平的杂交水稻,最后以获得国家科技一等奖,奖励500万科研经费而告终。如果这项发明专利放到市场上去经营,何止是500万?可能是1000亿。那么,袁隆平还需要谁来奖励他500万?而且这500万还不是他个人可以随意支配的款项,而是公共科研经费。

    在中国自古以来是不值钱的,不但不值钱,而且还常常会带来危险,动辄成为思想罪与文字狱的祸根。数千年来的中国,几乎没有人可以靠作品养家糊口。像曹雪芹写作《红楼梦》,分文没有,一生贫病交加,最后在贫困潦倒中病死,这部优秀的小说终于没有完稿。假如有文学市场,有出版社的出版商,最就可以定下这部奇书,付给稿酬,出版商拿到版权,卖出好价值钱,曹雪芹也不会有经济上的压力,完全有能力把这部中国第一奇书写完,甚至写出更优秀的作品。所谓文学市场就是这样。这样的市场是否会把文学的高雅情趣毁掉?其实市场才是最人性,最有品位的。所以最好的为人民服务,就是市场服务。市场的选择其实就是人性的选择。只有垄断才是破坏这种人性。没有市场,无论喊出多少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其实都不可能会有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文学家、诗人似乎还好一些。中国古代虽然没专业的作家,但是,诗词文学作品,还是在日常生活中占一席之地的。至少那还是附庸风雅的好工具。一旦官场失意的时候,还可以像柳咏那样混迹于青楼歌女之中,通过为他们填诗作词,写出歌词,换得一些酬劳,勉强能够活下去。但是,像李贽这样的思想家的作品,除了换来坐牢杀头的待遇之外,丝毫没有其他用途。思想罪、文字狱,就是他们的悲惨结局。靠思想学术著作养活自己的人几乎没有,一切都要靠依附在皇权之下,充当御用文人,才会有一点生活保障。所以,中国古代读书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学得文武艺,货于帝王家”。假如帝王家不收购,下场只有孔乙己一条路。一是那些东西没有什么用,换不来一肚饱,二是真正有用的东西,因为没有市场规则,所以也得不到尊重。

    听说中国的大学又要开设国学专业了。听了感觉很是可怕。因为,这些专业将来怎样就业?政府收购一部分,但是,剩余的呢?恐怕那时就要造就大量的新孔乙己了。说到底那玩艺没有什么创造性,如果落实在市场上,这些国学不能够给人创造新的财富,不能够解决人的需求问题。只能够靠公共财政,以传承传统精神的名义收购一部分,大部分将会成为社会的累赘。一个完全蔑视市场的社会,一定首先是害怕思想市场,一定将思想市场垄断起来,然后让这个社会没有人能够靠产生新思想,新创意,新发明而获得其利益,不但无法通过这些发财,而且无论通过谋生,甚至,还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担当很大的罪责。既然给予稿费,常常也是少得可怜。中国大陆的书,一直很便宜,而且还滞销,看港台的书籍,贵得要命,作者的稿酬也颇为丰厚,这就是有思想市场与无思想市场的差别所在。

    一个社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真正核心竞争力,其实都体现在思想市场里。如果这个市场被垄断,被取消,那么,没有创新,没有发明,都是很正常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复旦大学一个4分钟的校庆形象片要抄袭日本东京大学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的校庆片,这有什么稀奇呢?不抄袭还会有其他出路吗?抄袭大国,拷贝大国,山寨王国,其实这些都不稀奇。因为哪个地方思想不值钱,知识、技术不值钱,其命运必然也只有如此。

    好的社会,一定是充分尊重人的个性的社会。为什么要强调个性?因为说到底,这还是市场的需要。你没有独特的地方,你在市场中怎样与他人分工合作?你没有专长,你拿什么东西去与他人交换劳动产品与服务产品?我们经常说教育要服从社会发展的需要,究竟是什么需要?就这些需要。市场的需要,就是人类社会的需要,就是你我他的需要,这些需要,是大家的需要,满足这个需要不能够靠救世主,也不能够靠专门“为人民服务”的那些特殊材料做成的人,而是靠同样有欲求,有需要的你、我、他来分工合作完成。然后按照市场的自主定价、自由交易、等价交换原则去实现自己的价值。政府提供的也是公共服务产品。所谓选举,就是把这种公共服务产品放到市场上去,市场主体就是选民,他们用选票选择这些公共服务产品,并且他们要计算成本,评判优势,监督实施,然后每个人按照自己的真实体验决定这个公共产品的提供者的去留。这就是民主在市场中的作用。其实民主、选票,也是一种购买行为,也是一种市场。只是这叫公共权力市场。这与黑金政治,权钱交易完全是两码事。所以,公共权力与公共服务,也要进入市场,才能够真正起到良好的作用。

2015年6月19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